白流苏

江南春已绿,萝裙绊青丝。
离恨不得书,音书字也无。
可识凭栏久,过客当周瑜。
暮色裁歪柳,秋波横枯枝。



照片是一年前?还是两年前?
我不记得了……
但是,我知道,我再没去过理发店了,头发,留着好了。

评论

热度(2)